10.0

2022-09-02发布:

国内愉拍国内精品少妇高潮后的女儿更加诱惑

精彩内容:

高潮後的女兒更加誘惑

                                                                                                
                                                             今天是2月14,也就是情人節,俞劍明放了陳阿姨一天假,像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般緊張又期待,這天他只想跟寶貝女兒—-蜜怡單獨度過。
一早醒來,看到身邊人甜美的睡顔,爹地覺得人生都圓滿了。俯身向前,含住誘人的紅唇,反覆吸吮,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齒,頂弄對方的舌頭,圍著舌尖打轉,蜜怡不滿的嘟囔,他才離開,還帶出一條銀絲......
「睡美人,醒來了啊?」爹地深情地望著嘟嘴的愛人。
「你討厭死了,一早就......發情,妨礙我睡覺,昨天都做了那幺多次了......」蜜怡羞澀地鑽進爹地懷裏。
「誰叫寶寶的小穴又熱又濕,緊緊包裹住爹地的肉棒,一輩子都不想出來,爹地一抽送,寶寶還會收縮自己的甬道,深怕爹地離開,寶寶說,是不是很喜歡爹地這幺操你?」
「啊啊啊......不許再說了,臭流氓不要臉!」
「昨晚是哪個小妖精喊著要爹地用力操她的?」
「我不認識她!!」
「嗯?不認識?那爹地讓你認識認識她。」
說著反身壓住蜜怡,將她雙手緊鎖在頭上,低下頭一口含住她的耳垂,不忘伸出舌頭又舔又咬,灼熱的氣息使得蜜怡寒毛都豎起來,拚命閃躲。
「嗯......爹地......」
爹地右手撫過蜜怡的大腿內側,來到傲然挺立的雙峰上,任意揉搓擠弄,滿意地聽到她舒服的呻吟,于是放開嘴裏的肉片,吮住已經硬硬站立的小乳頭,用牙齒輕輕啃咬,反覆的拉扯,左手握住另一邊的乳房,用手指玩弄同樣已經硬硬的小肉粒。
蜜怡雙手抓住爹地的頭髮,將雪嫩的乳房往他口裏送,嘴裏還不斷發出嬌吟,爹地像品嚐人間美味般對著眼前的乳房撕咬親吻,粉紅的乳頭上滿是盈盈水光。
「寶寶說爹地現在在幹嗎?」爹地擡頭戲谑地看著滿臉紅光的女兒。
「在......在吸我的奶子......」蜜怡害羞地回答。
「寶寶的奶又滑又香,簡直就是玉液瓊釀。」

「亂說......我......哪有奶......」
「嘿嘿......寶寶以後的奶水只給爹地一個人喝好不好?」
「嗯......」
得到自己滿意的答案,爹地放過手中的雪乳,拿了個靠墊枕在女兒的腰下,把她兩條雪白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對折往前推去,露出被兩片花瓣包裹的穴口。蜜怡害羞的別開臉,爹地輕笑一聲俯下身,攫住肉片吸吮,又用舌頭在肉縫上上下蹭動,引得蜜怡嬌喘連連。
「爹地......不要......」口中說著不要,手中卻按著爹地的頭不讓他離開。
爹地用舌尖撥開肉瓣,鑽進已經沾滿淫水的穴口,反覆抽送,快感席捲她全身,滲出更多的愛液,滴得靠墊上一片水漬,這景象大大刺激了爹地的慾望,嘴上更加賣力,沒一會兒,就感到一股愛液如決堤般湧出來。
「寶寶舒服嗎?」
「嗯......」
「喜不喜歡爹地這幺對你?」
「喜歡......很喜歡......」
高潮後的蜜怡更加誘惑人,爹地的陰莖已經硬邦邦地翹在空中,看著就像嚇人的凶器,蜜怡偷偷地瞟了一眼又快速的移開,心跳更加快,爹地自然看到了她鬼祟的行爲,笑著抓住她的手按到自己的肉棒上。
蜜怡害羞的想躲,無論看多少次,她還是不敢直視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大肉棒,爹地豈會讓她逃脫,牢牢地將她手扣在陰莖上,「寶寶難道不想爹地舒服嗎?」
這個男人爲了她甘願背負亂倫罪名,爲了她傾盡心力,縱容她的任性,在她麵前屈膝折腰,把最好的都留給她,只爲博她一笑,她是他的全部,他又何嘗不是他的天呢。
讓爹地躺倒,蜜怡握住他的陰莖試著輕觸了下龜頭,聽到爹地舒服的呻吟,她才大著膽子含住粗壯的肉棒,只是它太巨大,她努力含入也只能包裹住龜頭,不知所措地看著爹地。
蜜怡惹人憐愛的樣子卻直接刺激了她嘴裏的凶器,又粗長幾分,她只能發出嗚嗚聲來抗議,爹地擦去她眼角的淚痕,指示著她該怎幺做。
「寶寶別用牙齒,用舌頭舔爹地的龜頭,嗯......對......用舌尖頂弄馬眼......嗷......小妖精天生就是伺候爹地肉棒的。」
                                                                                            
蜜怡被爹地說的滿臉通紅,這是她第一次吃爹地的肉棒,卻像早品嚐過它的味道一樣,愛不釋手地吞吐吸吮。
「棒身也要舔......就像寶寶平時吃冰淇淋一樣......很好......啊啊......爹地好爽......小手輕輕揉搓下麵兩個軟袋,啊......」
蜜怡像個好學的孩子,照著爹地的指示專心的伺候著麵前的陰莖,想到這根紫紅嚇人的肉棒曾經插到自己的小穴裏就後怕,她的下麵怎幺可以容納下這幺粗壯的凶器,下意識地收縮自己的小穴,卻使得更多淫水流出來。
「爹地的肉棒好吃嗎?」
「好......好吃。」
「小妖精......用這幺純真的樣子說這幺淫蕩的話......聖人都會爲你瘋狂啊,嗷嗷......」
「啊啊啊......要射了......寶寶......快離開。」
蜜怡非但沒離開,還用力吸了吸爹地的陰莖,爹地沒忍住直接將自己的濃精射到她嘴裏,一連射了好幾股才停下,蜜怡本能地吞下,嘴角是溢出的白濁,她不忘伸出芳舌勾進嘴裏舔舐乾淨。
看到這一幕,本已射過精的陰莖立即腫大起來,甚至比射精前更壯觀,爹地直接撲到蜜怡,扶正肉棒對準肖想已久的穴口一插到底。
兩人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含情脈脈地望著對方,兩片嘴唇粘在一起,蜜怡主動含住爹地的舌頭,勾到自己嘴裏吸吮,吃的津津有味,爹地不斷侵入,掃蕩著她口腔中每一片領域,交換著彼此的口水。
離開時還拉出一條長長的銀絲,蜜怡羞澀地收緊小穴,激得爹地發出一聲狼吼,用力拍打了下她臀部。
「想夾死爹地嗎?」
說著開始挺動腰身,蜜怡的穴道被爹地的肉棒塞得滿滿的,每一次抽送都緊貼肉壁狠狠劃過,無法言語的快感漫布全身,雙腿死死扣牢爹地的腰部,使他們的接觸更近親密。
爹地的陰莖在她體內逞兇作惡,碩大的龜頭來回刮磨著內壁,帶給她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嘴裏不斷發出哼哼嬌吟,配合爹地的抽動頻率,將小穴往他下體送。
「寶寶的騷穴流了好多水......爹地操的你舒服嗎?」說著用力的撞擊女兒的子宮口,一直操到子宮裏。
「爹地......太裏麵了......」
「啊......不喜歡爹地操這幺裏麵嗎?那爲什幺騷穴緊緊吸住爹地的雞巴?」
爹地越幹越用力,越幹越興奮,腰身如打樁般快速操弄,兩個軟袋擊打蜜怡的陰戶時發生響亮的「啪啪」聲,恨不得將他兩顆軟蛋撞入她的穴道,聽的蜜怡麵紅耳赤。
「輕點......爹地......太大力了......」
「寶寶的裏麵太酥軟了......就讓爹地多幹一會兒......待會兒爹地再好好操你......」
爹地沒理會女兒的求饒,以一種粗暴的方式狂幹猛頂,他清楚蜜怡的極限,這種程度的做愛雖然激烈,但是她能承受得住,他寶貝的騷穴緊窒的收縮著,每當他的肉棒抽出就會緊絞住不讓離開。
爹地看著女兒迷亂的眼神更是慾火中燒,一連數十下狠狠地撞向她的宮口,引得蜜怡發出連連呻吟,她承受不住這種快感,在爹地的背上抓了好幾道傷口。
「爹地......太重了......受......受不了......」
「好......爹地輕點......」
爹地的肉棒整根抽出,又緩緩地整根沒入,細細觀察女兒因慾望而漲紅的臉龐,看到她不滿地盯著自己,爹地無辜地回視,彷彿在說我照你說的做了啊。
「爹地......難受......」蜜怡委屈地開口。
「你說要輕點的......」
「爹地......」
「想要爹地怎幺樣,寶寶自己說出來......」
「插進來......」
「寶寶不說清楚......爹地不知道怎幺做才會讓你滿意啊......」

「唔......爹地......癢......要止癢......」
「用什幺止癢?」
「爹地的雞巴......插到我的......騷穴裏......就能止癢......」說完用手摀住自己的臉,爹地老是逼她說些害臊的話,還不達目的不罷休......但是爹地喜歡聽......她說完也會變得興奮......
「嗷嗷嗷......爹地來了......」
女兒這句話像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每一記都是那幺用力的插入,這樣抽插了十幾分鍾,蜜怡感覺自己一陣旋轉,反應過來時已坐到爹地的身上。
騎乘的姿勢使得肉棒插得更深入,蜜怡都可以感覺到自己小腹輕微隆起了,看到爹地縱容的笑臉,她開始輕擡自己的下身,這種由她主控的性愛快感更甚,兩人的接觸處已經沾滿愛液,發生的水聲使得她更興奮......
「爹地......好爽......」
「爹地也很爽,寶寶再快點......」
「嗯......爹地的雞巴好粗......插的好深......頂......頂到肚子了......好爽......好爽......寶寶在操爹地......」
「寶寶喜歡爹地的雞巴嗎?」
「喜歡......最喜歡......爹地了......」
「那寶寶說......昨天是誰要爹地用力操......操她的?」
「唔......爹地欺負人......」
「說不說?嗯?」說著猛力插著淫水直流的騷穴。
「啊啊啊......是我......是我......」
「下次還敢罵......爹地是臭流氓嗎?」
「不......不敢了......」
「讓爹地......好好操鬆寶寶的小穴......操鬆了給爹地懷小孩......」
爹地抓住蜜怡兩瓣臀肉,分開的更開,挺動自己強勁而有力的腰身,不斷往上頂弄,看到蜜怡被自己操的意亂情迷,自信心爆棚,沒什幺比看到愛的人沈淪在自己所給予的性愛中更令男人滿足了。
蜜怡一雙雪白的美乳上下晃動,不斷刺激著爹地的感官,忍不住撫上她的嫩乳,使勁搓揉,留下一個個鮮紅的手指印,仰起頭銜住不甘寂寞的另一邊乳房,下半身不忘停的猛戳狂插,幾處刺激下,蜜怡已要丟盔卸甲......
爹地看出女兒馬上就要高潮,重新掌握主動權,對著穴口就是幾記猛烈的戳插,他也快到極限了......肉棒抽插的奇快無比......
「爹地......要來了......爹地......」
「寶寶跟爹地一起......馬上要射了......」
「啊啊啊......爹地......」
「要射了......要射了......都射給你......」
隨著他猛力的一記插入,將濃濃的精華射入蜜怡子宮內,滾燙的精液幾乎使她痙攣,緊緊扣住爹地的背部,久久才得以平息......
爹地憐惜地吻了吻女兒的額頭,拔出自己的陰莖......隨之出來的是一灘白濁,淫靡不堪......蜜怡感受到從體內流出的精液,收縮穴口想阻止這羞人的液體流出,卻忘了爹地還盯著她的小穴......剛拔出的肉棒立即又插進去......
「啊......爹地......」
「寶寶,今天才開始,我們有一天的時間在床上度過......」
「嗯......」
這天蜜怡沒離開過床,餓了爹地餵她吃,一天他們都在瘋狂地做愛......身上床上全是淫水和精液,整間房都是情慾的氣息......

   

国内愉拍国内精品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