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极品乱码波多在线播放闺房乐趣(01-19)

精彩内容:

 一。落紅之

  看著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開來,二瓣渾圓粉臀在微微的擺動,娘子
幽香般的胯間畢露,已是一覽無遺!輕撫著那裂縫,似是刮弄著,似是摳弄著,
伸出一指輕輕往內一伸

  「嗯~~」那婉聲嬌啼的聲音,似乎就是她發出來的,擡頭一看,正是我那
新婚的娘子,一臉驕羞般的輕喘著「呵呵~娘子怎了?」我一邊笑問著,一邊再
將那欲探入的手指再次伸入,

  只聽娘子「唔~嗯~~」二條已是被我叉開來的玉腿卻是想拼攏,我輕笑著
「今晚可是咱兩的洞房花燭夜,娘子這般羞卻,可怎麽好呢?」探入的手指卻是
不停地輕刮著那腿間的幽香

  「相公,我~~~嗯~~~~~~」我將手指輕觸著那幽口「怕嗎?」只見
她紅著臉頰看似櫻桃般的小嘴緊閉著不敢出聲,那腿間卻是因爲我不停的往內輕
觸,乎地感覺到細長的肉縫微微將我的手指夾起,想那肉縫已是一片濕滑,正當
這麽想時,我那胯間的硬物已是混身筋血沸騰。

  娘子似乎察覺到自己不經意的一縮似乎讓眼前這個男人更加驚喜,嬌羞地喊
到「相公~~」

  「嗯~~~~別怕,出嫁前,丈母娘可有告訴你房第之事」

  「嗯。。。」

  「娘說。。洞房。。。。是天經地義的事。。。」

  「然後呢」

  「男女。。。交合。。。」

  「。。。」

  「嗯,有說到男女如何交合嗎」我一臉正經的說道,而那手指卻是輕推微摳
的逗弄早已濕透的幽口「娘從送嫁的箱中拿出一書冊,書冊上畫有男女交媾的景
象」

  「怎樣的景象?說予相公知曉~~」

  「唔。。。」

  「即是天經地義,娘子羞于出口之事,且咱們正是將行此事~~」正是想著
如何誘導娘子說出口「相公~~」

  「嗯?」

  「那。。。男子正如相公這般壓在女子身上,娘指著畫中男子的陽物。。再
指著女子。。。。」看著娘子一臉羞紅,做勢將手指往幽口插入「阿~~~~~」
娘子驚呼「相公。。。」

  「那男子的陽物可是這般」指尖早已是不停地在幽口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嗯。。嗯。。。阿。。。」

  「疼嗎?」看著娘子,將探入她腿間沾滿淫水的手抽出,伸到她面前,用那
探入的手指撫摸著娘子的小嘴再說道「嗯~~疼~~」

  「娘子是這般的濕了,相公的手指與那陽物相比如何?」

  娘子看向那沾滿淫水的手說道「那陽物像棍棒似的,而相公的手指像咱那紅
桌上的蠟竹」說完臉更是一片嬌紅「那你說相公的手指可進的了?」

  「娘子可想?」手指撫著雙唇,而另支手卻探入娘子的肉縫中,一用力的插
入「阿~~」趁著娘子喊聲張口,更將沾滿淫水的手探入小櫻桃般的小嘴「娘子
的小嘴是香甜可口,娘子那未有男子採過的花口更是溫熱可口」我壞壞的笑著,
拉起娘子並拉過她的手往自己早已勃發不已的熱燙「這與之相比如何呢?」

  早已插進肉縫的手指更是不間斷的插抽著,欲勾出更多的淫水出來

  「相公將此物插入娘子的穴口如何?」

  「相公如此巨大,妾身怎承受的起」只見娘子慌張的別過臉不敢直視驚慌的
說道「你瞧那畫裏的美人兒可是張著腿兒讓那陽物插著穴口」

  「恩。。」

  「這話兒插進女子肉穴去可比這指兒更讓女子銷魂」手指著那穴口更做勢欲
將那熱燙挺了去「還疼嗎?」手尖再次插進穴口問道「嗯~~不~~不知~~~」

  「爲夫的要用這陽物爲娘子開苞,像這指頭般插入,娘子莫要害怕」

  「嗯。。。」娘子的手此時正握著勃發不已的硬物,羞卻的直視著輕喘著我
調笑著將手指再次送入,一翻一撥的將那唇掰開「爲夫將手指塞進你的肉穴中,
先抽送幾下,等會我這陽物插進去時,你才不會感覺疼」

  「嗯,相公~~」娘子羞紅了臉紅,擡頭看了自己的夫君,再看向那陽物,
心想「這碩大之物可不疼死我了嗎?娘在我出嫁時說過,女子第一次落紅是會痛
的,還交待我切不可將夫君推開,只得任夫君爲自己開苞落紅,且交待了一方白
巾,待開苞時將落下的血留在那白巾上。」

  這般如此想著而我卻不知娘子的心思,只見她不再意圖將二腿攏起,更是爽
快的將頭捚近那濕潤的穴口,舔起娘子的肉唇,口鼻更是陣陣處女芳香,讓我又
硬又痛,便將娘子推倒,將娘子的玉腿擡起,將陽物的頭撕磨著那肉縫口。

  想娘子年紀尚輕,年芳十七嫁于我,陰部寸毛未長,光滑滑軟柔柔,更有一
絲絲溫溫的舒服,手指掰開那肉縫一看,裏面可是一片粉紅肉色,再更看入隱隱
看見娘子那尚無人探訪過的穴口微微抽慉著,一縮一縮肉穴彷彿邀我快快將熱燙
插入似的,看著那早已浸濕床巾的淫水,再忍不住那隱忍作痛,拉開娘子的玉腿,
提起的肉棒便對著那粉嫩的桃花洞口奮力一推「噗滋」一聲,耳邊且是聽見一悶
聲「嗯~~」

  而我的視線剛好落在娘子的玉乳,那對粉嫩的肉團更是因爲我的動作而上下
一晃,本拉住娘子玉腿的手,不禁的一手探去握住那粉嫩的玉乳,真是美景!更
別說是插進肉穴的陽具,處子的緊嫩,溫溫熱熱的肉壁,盡管感受到一層阻礙,
勃發不已的熱燙,如野獸般不受控制的狠狠沖進那層阻礙

  「阿~~~~~」再次的嬌喊讓我回神,不敢再次噪動的停在那誘人的肉穴
中,擡頭看了看那已插進肉穴的陽棒,看著那被擠開的紅嫩,被包覆在兩片肉瓣
中的肉棒溫溫柔柔的熱感,真是人生一大爽快之事正當這麽想著時,娘子竟是小
聲嬌喊著「相公~~~~~~」只見娘子流著淚,羞紅著臉一眼看向娘子的臉,
原來女子被破了身時,竟是這般嬌羞可人!

  「這女子被破身的疼痛是無法避免的」

  「盡管我早先已先插進手想讓娘子適應,娘子的淫水也已濕透一片」

  「可等我巨碩肉棒插入娘子的嫩穴口卻是一個天一個地」不禁心虛的說道
「……」只見娘子無聲的泣著「很疼嗎?」輕撫著娘子的臉頰問著「嗯~疼~~」
娘子嬌喊了聲,雙腿更是意欲攏起將我推開般,我只是笑著,兩腿硬是架開娘子
的一雙玉腿娘子見我架開她的腿兒,怕我再有動作,急急的脫口再說道

  「不,是痛~~相公的~~陽物~~我。。。我。。我受不住,痛死我了」

  「別哭,爲夫的不動就是了」我笑著揉著她的玉乳,心想著那玉乳在我的抽
動中不知會是怎般的情景,那埋在肉穴中的硬物更是難已忍讓,一手撫著雙峰,
心想著娘尚且年幼便已有這對雙峰,再過幾年這對雙乳不知如何誘人另一手則再
次探向那交合之處,輕撫著,揉著那突起的小核,伴隨著嬌媚的呻吟,輕聲問道
「喜歡夫君這樣待你嗎?」娘子卻是羞的直想躲。調笑的往下探去,摸著剛被擠
開的肉瓣,擠進手指撫摸著交合之處,延著肉棒的弧度,來來回回的磨著娘子那
粉嫩的穴口

  「相公。。。」娘子輕喊著,「娘子的嫩苞今日已被爲夫開了,可歡喜!?」
我開懷的的笑著,許是聽見我所指之處,那靜靜處在肉壁中的熱燙感到一微微緊
縮,裏頭的濕熱感更是讓我難受

  「原來圖中所示之男女之事便如此」娘子似是自問自答的開口說道「下回便
不難受了」

  「那女子也如此般疼痛嗎?」

  「這只有初次行男女之事的女子才會疼,才會落紅」娘子聽我這一聲,輕呼
道「那方巾。。。」

  「可是這個?」我從床頭的小櫃上取下一方巾問道「嗯。。。娘交待行房時
要將此白巾放于股間,待。。。。待夫君爲我開苞時,接下那抹處子血」娘子害
羞的說著「哦~~~~」我了然的應著,再說道

  「爲夫的這就爲娘子擦下那抹處子血吧,如何?」然後拔出插進肉穴的肉棒,
拉起娘子的手,握著她的手拿著方巾擦拭著肉棒「看~~」只見那巾上一抹殷紅,
娘子害羞的抽手,我更是將那方巾往那肉口擦去,只聽娘子一聲驚呼「哈哈哈哈
哈~~娘子果真是完壁之身,丈母娘可真是用心良苦」聽我這更一說,娘子更是
嬌羞不已。將方巾放在娘子手中,一手再次探入穴內

  「可疼?」插入的手指彎了彎更是在那肉穴裏挖弄抽送著「嗯~~嗯~~~
阿~~~」只見娘子悶聲著,我卻是邪邪的笑著「這樣可好?可感受到爲夫的手
指在裏頭摳弄著你嗎?」手上的動作更是出勁,不停的抽插著那依然流淌著處子
血的肉穴「嗯嗯~~嗯~~~阿嗯~~~」

  「娘子~嗯嗯阿阿的是疼還是不疼~~爲夫的可不懂~~」我邪邪的說著
「。。。」這下娘子可連悶聲都不出了,一付羞答答的樣子,兩股又被我架著,
只得緊緊抓著我的手臂,輕推著,想那肉穴難受似的「哈哈哈」我笑出聲娘子懊
惱著不依我的輕笑,拿起方巾說道「相公已將。。我身子破了,也落了紅,咱已
圓房了,可否讓我起身擦拭,服侍你就寢呢」

  「。。。」我笑著看向娘子「母親以那圖教授你男女之事,咱們是完成了,
可圖是靜物,只以像示人,夫君還得以行動教你」

  「這。。。」

  「夫君的手指在你肉壁裏抽動,你可無一絲一點心癢難耐?」娘子一陣臉紅,
別過頭去「看你羞的,淫水流不止,身子可是難受?想要點什麽又不知道要什麽
才好?」說著時更是再插入一手指「。。。」見她無聲,兩指便開始齊抽齊插,
潤滑滑的粘液不住的流出,我緩了一下輕輕插了一下再出抽,再一個勁的插入

  「嗯~~」聽娘子一陣悶聲,再輕抽送幾下後,更猛烈的插進兩指,只見她
的肉穴不住的將手指吸入般「嗯嗯嗯~~阿~~嗯~阿~~~」

  「把腿兒打開點,爲夫將這陽物送入,你便懂這男女之歡、魚水之歡了」,
將勃發的陽物舉起,做勢欲將插入,盡管事先已是再叁的哄騙,娘子依舊試著將
我推開,甚至握住我的火熱的肉棒,阻擋我的侵入「不~~好痛~~」娘子嬌喊


  我將那熱燙的尖端扺著那肉穴口,輕拉起她的手,伏下身吻著她的手,將她
的雙手環抱著我的腰,一股作氣的插入

  「阿~~~~好疼~~不不~~不要~~」搖擺著身子,卻耐何不了已被我
壓在身下「等等就不疼了~~聽話~~」火熱的肉棒隨著潤滑滑的粘液,再一個
用力的插進陰穴中!!!

  「阿~~」再次用力挺進「阿~~~不~~拔出來~~~」娘子更是嬌喊著
于是乎我抽出一點,看了看交合之處,肉棒依然帶著殷紅的處子紅,想是那肉穴
太緊太小,還容不了我巨碩的肉物,再次用力挺入「不~~嗚嗚~~」拔出再用
力挺力的挺進深處「嗯~~」娘子是一聲聲的隨著我的用力挺進悶喊著,用力插
進嫩肉裏,她便是悶喊一聲,本想先讓她疼著,待我完全破了她身子,再溫溫柔
柔的待她,此時娘子的反應讓我一時玩心起來,故意將插進的肉棒慢慢的似是要
抽出一般,再用力的挺進她的花心,聽她「阿~~」一聲高過一聲~~~~狠狠
的抽插著那嬌嫩沾滿著淫水與她處子血的肉穴~~

  「阿阿~~~嗯~~~阿~~~~~」

  「嗯~嗯~~~阿~~~相~~公~~~阿~~~」

  「阿~~相~~嗯~~~相公~~阿阿~~」

  原來這枧親娘子每每在我抽出肉棒之時,便感到空虛,想我深深埋進她的淫
穴,卻是因爲不懂人事,只得每每喊我,此時也故不得她了

  「爲夫的肉棒在你身子裏插動著,娘子可舒服?」已是喘重如牛加上一下下
用力的刺入,緊縮的陰穴更是一波波的帶來的快意,我問道「阿阿~~相公~~
阿~~」娘子兩手緊緊的環抱著我,似是要將我往她身子處拉「阿~~阿~~~
別一個勁的撞~~我~~嗯~~~」我又一個用力「阿~~~~」

  「那是想怎麽?」娘子只是一個勁的搖晃著頭,心裏想「哈哈,是時候了,
待我好好盡盡做夫君的責任」,又是怕她初次行此事,日後害怕,抽動起來更是
格外溫柔了,緩緩的抽動著,聽著娘子一聲聲的「嗯嗯~~嗯~~阿~~」「嗯~~
阿~~」,直至娘子一陣筋巒,便狠狠的撞進她的花心,火辣辣的龜頭硬是頂的
娘子呼喘「阿~~阿~~~」,兩腿緊緊夾著我的腰「嗯~~阿~~」抽動的猛
烈我一陣抖顫後,一股熱流射進娘子的花心深處,我抱著娘子喊了出聲,「呃~
阿~~~~得妻如此爲夫真是幸福!」輕笑著吻著她待一陣休息後,娘子主動問
道「相公。。。你的肉棒還插在我的洞裏,你還想再與妾身行房?」

  「。。。」我輕笑著無語,然後問到「娘子可受得住夫君?哈哈哈」那插在
穴中的肉棒頂了頂娘子的肉壁「嗯嗯~~我。。。這便是夫妻行房之事嗎」娘子
一陣羞意「是阿」我笑著,順勢拔出埋在肉穴裏的陽物,只見娘子的淫穴流出陣
陣帶血色淫水夾雜著乳白色的液體,伸手就去抺那流出之物

  「看,你今日才開苞,還帶著你流出來的處子血,爲夫的再想要你的身子,
也萬萬不能再今夜再與你行房」聽我說想要她的身子,娘子是羞的躲起我的臂彎


  「這是。。。?」娘子看著我手中那抹粘液問道「娘子的淫水與爲夫的精液~~」
看她一臉疑惑,不禁笑道「這可讓你生娃娃的,瞧~上頭還有你的處子的血~~
娘子還想再來一次嗎~~」

  「。。。」娘子羞著不出聲只漲紅著臉直直看我「還疼嗎」輕探著那粉嫩的
肉問道「嗯。。不~~怪難受的~像是會死似的」娘子這般說道

  「待明日爲夫再與你行此事,你便會更加歡喜」我滿足的說著「相公~~~~
待明日。。。。。。。」娘子柔柔的親喊著~~~便沈沈的睡去~~~

              第二夜新婚嬌妻

  「嗯嗯~~阿~~」

  「嗯嗯~~阿~嗯~~阿~~」

  「這樣可好?」彎屈著兩支手指插進新婚娘子的肉穴,輕摳著,也不做插動
之勢,只聽聞娘子一聲聲的嬌喊「嗯~~」娘子紅著臉,半倚在椅子上,摟著我
的身子喊著,又是摳弄一會,見她淫水直流~「來~~到坐到炕來!」抽出手指,
見她一臉意猶未盡,不禁笑著「把裙子脫下,坐到炕上把腿兒張開」聽我這麽一
說,娘子驚嚇似的,把剛才的歡愉放諸腦後了「別怕~~來~~爲夫的會傷害你
嗎?」莞而一笑,想到昨晚,更讓我情不自禁的想快點將肉棒再次插入那嫩嫩的
肉穴兒「昨夜不就是了,夫君盡是欺負我」娘子力爭的說到「可怎麽說,爲夫的
可是盡心盡力的待你」我神色一變說道見她不出聲,靜靜的似是在想什麽,于是
問道,「今日可是聽到什麽」

  「這。。。今日拜見公婆,你到帳房忙去了,婆婆拉我入內房,讓我拿那方
巾給她看」聽娘子說著,我點著頭「嗯?」

  「娘一定是歡喜的誇你,冰清玉滐之身,她兒子討了房這麽好的媳婦一定會
很疼你」想起那方巾的處子血,我是驕傲的說著「嗯。。婆婆一見那方巾,先是
歡喜的笑著,說好好好,知我是完壁之身嫁給你,而後又指著那殷殷紅紅的巾上
之物說道,『方才成婚就這般激烈,我兒真是勇猛。。。也歹是要顧及你是剛過
門的媳婦,這破身之事雖是重要,卻不可如此噪進,傷著你可不好了』,便拿了
藥讓我塗抹」見娘子一臉委屈的說起早晨的事,那眼框兒還泛起淚水「就這樣委
屈了」我問道「。。。」

  「這破身之事便是如此,初次只得讓你疼著,再來就快活了。。。」

  「原是想溫柔柔著待你,可你這身子讓爲夫情不自禁阿」

  「。。。」

  「就這般忍著,待今日再與你行房,昨兒個爲夫的可是忍了又忍,才舍不得
的抽出陽物,就是怕傷著你」

  「相公。。。我。。。。」

  「今日還疼著?爲夫本想讓你坐到炕上,就是要看你的傷勢」我嘴裏說是這
麽說,但這破身子的傷待我再與她多行幾次便無礙了,倒是想再好好抽插娘子的
嫩穴,現在只得好好先安穩娘子的情緒。。。

  「相公~ 」娘子這下可軟了氣勢,加上方才被我用手指在那肉穴裏摳弄著,
芳心依然是一陣蕩漾「娘可拿了藥?」

  「嗯」

  「取來我看看」見她起身拿藥,那淫水竟是從腿間沿著腿流下來,瞧她害羞
的低頭一看,又慌張的夾著腿兒,我輕笑著「這下可以坐到炕上?爲夫的幫你抹
上藥膏」

  「我。。我自己可以擦」

  「你怎麽擦,自己伸手兒將藥擦進肉穴裏嗎」我吹著氣小聲的在她耳邊說道
「。。。」

  「好吧,那你自個兒擦」見她一個轉身就想往內房走去,我拉住她「坐炕上
擦,你自個抹那藥,沒抹對位置白白浪費了娘給你的藥,坐這擦,爲夫好幫你看
著」我邪邪的說著只見她坐在炕上不動作,又擡頭又低頭,把玩著那藥兒,便一
把抱住她,將那裙子扯下,壓下她的身子往炕上躺去,更是把腳叉進她腿間「又
欺負我了。。」娘子不依的說著「是阿,這天地之間唯娘子的陰戶爲夫君我開,
爲夫的不加把勁怎行,娘還要抱娃娃」我吻著她說道,一手更往那穴裏摸去「相
公~~~~」娘子撒驕的喊「張腿兒~~不然這藥怎擦的進去,還記得昨晚爲夫
的肉棒插的多深嗎?」

  「嗯。。。一個勁的往肚子去」

  「那就對了,不張腿兒怎麽這藥怎進去!」見她乖乖的將腿張開,粉嫩的穴
口就在眼前,與昨日有些不同,那二瓣的肉兒微微的分開,不似昨天合起來,想
是我抽插她穴兒時,將肉瓣兒也撐開了,再細細往內看,原是一片粉色的肉兒,
今日卻是紅紅腫腫的,那處子之穴也微微一合一開的,似是在邀請我進入,這小
妮子見我這麽看她,也是不自覺的夾動著穴兒,那穴口倒是有一指寛了,昨兒還
緊緊密合著,越看越想自然是勃起不已。挖了口藥兒便將手指插進去,一抽一擦
的,柔柔的擦進娘子穴兒裏「爲夫可欺負你了,這不正正經經給你抹藥嗎」擡起
頭看她,卻看到一臉羞紅的娘子,那情欲之色也漸漸落在她的臉上指兒插進去往
上貼著她的肉壁抺,再抽出來、插進去、往上往下的抹去,再抽出來、再插進去,
往另個角度抺去,這淫水不住的流到炕上,那味兒實實在在勾引著我的心神,見
她漸漸陷入她尚不了解情欲之中,一手扯了自己的褲頭,掏出火熱的陽具,將她
拉起,吻上小嘴,見她歡喜的神色,張啓了小口,我便把舌探入與她交纏,更是
將她往炕裏壓,我一個壓身那勃發之物正恰刺進她的肉穴兒「唔~~~」娘子被
我霸占住的口舌發出的悶喊,我一個勁的開始做起猛烈的抽插之勢,她的肉壁緊
緊貼著我的肉棒「唔唔~唔唔~~唔~~~」她只得仰天躺下,含著淚兒看我
「唔~唔~~~~唔~」可憐見得這小嘴嘴、這小穴兒都讓我的舌與熱燙的肉棒
占據著「感受它在你身子裏沒,這藥可得爲夫這!~麽~!用力頂進去,手指可
是探不了這麽深的」我用力的一頂頂進深處說道見她又是舒麻又是一臉責怪似的
神情,整個肉棒就這麽拔出扺在她的穴口,磨著她的淫水,磨著肉瓣兒。。。

  「今日不疼了吧?」

  「嗯~~」娘子誠實的說道「那。。。。」我一個勁兒不停地往那穴口去,
卻是不插入,只用眼神試探著問她「相公~~那藥發效了~~妾身身子奇癢無比~~」

  「是嗎」我一手隔著衣物揉著她的一只玉乳,嘴含另一只玉乳,那火熱的肉
棒依舊一個勁用力,卻是不頂入。。

  「相公~~~~~」娘子的神色有些慌張,那嬌紅欲滴的乳尖是硬挺無比
「癢的難受嗎?」

  「嗯」娘子點著頭,直直的看著我「相公幫你止癢如何?」

  「嗯。。。」一聽她應聲,早已迫不及待的肉棒緩緩的插進去,娘子在應聲
後接著一聲滿足的淫聲「嗯嗯~~阿阿阿~~~~~~~~~」一聲高吟,道足
了娘子是何等被滿足。。。

  「阿~~~?」我輕聲學著她的淫聲「相公。。。。。我。。。」娘子霍然
了解那奇癢的原因,是那般嬌羞又是索求的臉兒,看的我也心癢難耐「阿~~嗯
嗯~~唔~~阿阿~~阿~~」

  「唔~阿阿~~阿~~阿~~~~~」

  「阿阿~~阿~~~」

  「阿阿阿~~嗯嗯~阿~~~」娘子只得任我擺步止不住的插動,我站在炕
下,而兩手抓著她的雙腿,直直的拉開如八字一般,一個勁的不停的抽送的,見
那淫水居然伴隨肉棒抽出流出,沾滿了我肉棒,見她胯間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
裂開一縫,手指更是去翻開肉唇,紅紅的肉膜上,一片濕粘淋淋,看著娘子的淫
穴上被我的肉棒兒插的如此開,抽出肉棒一看,那洞兒就有我肉棒般大小,比先
前看那一指頭寛還大一些,淨是讓我滿足的再一個勁的插進肉穴裏「阿~~阿~~~」
「相公~阿~~嗯嗯~阿~~」,再抽出看那肉洞兒,再狠狠的插入。

  「娘子舒坦嗎?」

  「嗯~~阿阿~~阿~~~」

  拔出肉棒,逗留著她的穴口磨著肉兒「要爲夫的再插入嗎?」我壞壞的說道
「相公~~我。。。。」

  「嗯?不要?那咱們休息,免得明日娘又要說爲夫的不善待你」原本拉住她
的雙腿,也順勢的放那兩玉腿落在炕上「唔。。。嗯」聽著她應著嗯,卻兩手兒
緊緊抱著我,而放她自由的兩腿兒也輕輕的夾著我的大腿「嗯?」

  「相公~~我難受~~你。。。那穴兒還癢著。。幫。。幫。。。。幫我止
癢。。。」娘子整臉漲紅哀求著「還癢著嗎?那這樣呢?」股間一個用力將肉棒
子送入「阿~~~」

  「嗯~」再一個用力抽出娘子亦是一聲婉啼嬌呼,凝嫩如雪的粉腿挾緊了我
的臀,我緊緊按住娘子的粉臀一陣的急插猛抽。。。

  「嗯~~阿阿~~阿~~~」

  「嗯~阿~~~」

  「阿~~~」

  「嗯~阿阿~~~阿~~~」

  娘子的嬌喘漸漸虛弱,見她已是無法再承受更多,我便頂住花心,陽精泊泊,
直往裏射去!

  輕摟起她,將她的臀壓向自己,抱起她往床上去,讓她趴在身上,聽她嬌喘
連連,而我的肉棒卻不住的再次在她的肉穴裏硬了起來,娘子感覺到那異樣,擡
頭看了我一眼,我笑著看她「還奇癢難耐嗎?」

  「。。。」她不說話,輕摸著我的胸口,良久。。。

  「嗯」

  娘子是一身攤軟,那玉胯中依舊埋藏著那巨碩的勃起,嫩穴卻是一陣陣的自
動的閉合,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想是身子本能的反應貪著那快感,互視一眼,
我倆更是心中一陣蕩樣「明兒個可是不能走路了。。。」我輕輕的說了聲,便擡
起她的臀兒,抽出陽物,轉到她身後,輕撫了那二肉瓣兒,扶起肉棒子往那早已
又紅又腫的肉穴插入,這回我可是無比的輕柔、無比的緩慢插入,聽那娘子舒服
的之聲便可知一二「嗯~~~~」

  「喜歡爲夫的這樣插入嗎」輕聲的探問「。。嗯。。。。」娘子有些略顯慌
張,想是突然趴著被夫君從後頭插入,又看不見人我便跪在床上開始擺動起那迷
人且輕緩的律動,娘子的陣陣嬌喘聲,更是讓我無法自拔的深陷在抽送中良久。。。。。

  一對戀鸾,交腿疊股,朦眬的睡去。

  叁。回門1

  一清早的房裏不見我那新媳婦,隔著簾子只見那在站在外廳門那偷瞧的丫環,
這幾日總見她與娘子在房裏頭不知滴咕什麽,見到我喊聲「姑爺」就跑了出去,
長的一臉甜滋滋的模樣,笑起來還帶著酒窩,與我那娘子坐一塊便像個活潑的小
妹子,看來這丫環便是我娘子的陪嫁侍女這丫環一早便被小姐交待,等姑爺醒來
服侍姑爺更衣,可這姑爺醒來愣愣的坐在床榻上,疑惑著這姑爺是睡傻了嗎,在
門外不知所措的模樣,連我嚷聲問道「夫人呢?」都沒聽見,待我走近她,她慌
慌張張又帶笑容的喊了聲「姑爺早,姑爺要更衣嗎?」應了她一聲,便問到「夫
人呢?怎沒瞧見她來幫我更衣」,小丫環回答道「小姐到老夫人那請安了,老夫
人說今日要回門,有事要交待小姐」,我任著她幫我更衣,可看她怎麽一付笨手
笨腳的樣子,不禁笑問道「怎。。服侍你家小姐也這般慌張嗎?」,聽我這個一
問,那丫環漲紅著臉兒低著頭,我輕笑了聲「服侍你的新姑爺這麽緊張嗎,來日
還得將你收房,還這麽慌張可怎麽是好」說完不理會她的反應,自個穿好衣服便
出了房門往母親那走去到了廳裏,娘正跟娘子說著話,給爹娘請了安,拉著娘子
的手坐在她一側的椅上,「這麽晚起,今日可是回門的日子,還是敏兒乖巧,知
道事情輕重,早早就過來請安,我這備了些餅跟禮帶去給你丈人、丈母娘,好讓
人家安心他們的女兒嫁了個好郎兒」

  一耳聽著娘唠唠叨叨的交待著,一心卻想到「我這新媳婦叫敏兒阿,這兩日
倒忘了問她,早先聽媒人提起倒也沒記得,想那媒人給我討了房好老婆便是了,
管他什麽的事,真是糊塗,等夜裏與她歡好時喊她小名,必是受用,哈哈」邊想
著,我這握著她的手倒也輕柔的撫了起來,娘子縮了幾回手都不得掙脫,一臉羞
色的坐立不安的聽娘唠叨不已,而坐在廳上的爹娘卻是相視一笑,看著我倆是如
此親密。

  攜了娘子的手坐上轎子,摟著娘子的腰細細看著她,一臉調戲的笑意問道
「昨夜裏可有累壞你?」娘子是輕推了我一下不出聲「看來你是承受的起夫君陽
物在你那身子裏極盡蠻事,今兒個走起路倒無異樣,可是爲夫的白操心」我再說
道,娘子一臉委屈的盯著我瞧「就只欺負人,這。。穴兒讓你那硬肉子給胡攪蠻
幹了」

  「至今還將那陽物留在我的身子裏,走起路來只得夾緊了腿走,怕。。怕是
掉了出來」

  「。。。夫君可是不安好心」

  「……」我這一聽可不懂了,娘子是在說什麽混話低頭瞧了眼在褲當上的攏
起心想著「這如何能留在她身子裏呢」便將她往自己身上拉,讓她坐在我腿上問
她,一手摸了進去說道「是了,這不。。。爲夫的將那陽物取出可好?」也不理
會她的推拉,扯了她亵褲往她那細毛摸去,一手則揉著她的奶子,我這親親娘子
可是羞的整個窩進我的胸口細細聲喊著「夫君。。咱在轎子裏。。。」

  「那如何?你莫出聲讓那轎夫聽去了,就是聽見了,那轎夫叔父怕是歡喜咱
倆如此相親相愛,也不會擾我們才是」

  「瞧這什麽?」

  「夫君。。」她低頭看我那沾了她淫水的水「我現在就把那陽物取出,你可
乖乖聽話坐著」說著就將那濕淋淋肉瓣撥開,將兩根指頭往裏插去「可感覺指頭
在你身子裏?」我問道「嗯。。」

  「那陽物在哪,摸不到阿,在這兒?。。。。。那是在這兒?。。。還是這?」
插進去的手指直往裏插,彎起指頭刮著那溫暖的肉壁,每刮一下,我那娘子就
「嗯。。」的一聲,摸著她那在肉穴裏的肉球,兩指是用力的往那刺去,只見娘
子緊緊的抓著我的衣服「阿~~~」

  「阿~~?呵呵」用力的往那肉球刺去「阿~~~~~~」聽她嬌喊了聲
「阿阿~~阿~~~」揉著那肉球,用指頭刮杓著,再微抽出些許用力刺去「阿~~
不~~~阿~~~」娘子哀求著我,可憐西西的擡頭看我「阿~夫君~~」我停
下手離了她那肉穴,開懷的看著她,低頭吻了下去,吸允著她的小嘴的嫩唇,唇
舌與她交纏,壞心的餵了口我的口沫,只見她驚呼的張眼瞧我,我用眼神看向她,
又是一口口沫餵進她的小嘴裏,眼神笑咪咪的看她,吮著那小舌含糊的說「嗯~
嗜嗜纔好」,她是羞羞的回吮了我的舌,便見她吞下,著實讓我心喜不已,讓過
她的手往我那褲檔裏去「來摸摸,夫君的陽物不挺在這兒?何時放你那了」她羞
卻的手握著我的熱燙「像這樣套著,感受它」我抓著她的手在肉棒上套弄著,看
她不再縮手,我便讓她自個的手在我那硬挺上套弄「洞房那日瞧我這陽物可是害
怕?今日再見到還是害怕?」我問著「夫君用這肉棒破我身子時,很是難受,怕
是進不來了,夫君卻是在我身子裏蠻幹,害怕極了」娘子害羞的說著「嗯?這洞
兒就那麽小,爲夫的不蠻幹它如何圓的了房,哈哈哈,娘子不要再怪罪我了」

  「。。。」娘子只是一臉被欺負的模樣,淚旺旺的看著我「爲夫可沒將這硬
物放你肉穴裏,這不讓你手握著了」聽我如此一說,她動了動臀,夾了夾那兩條
玉腿「嗯?。。。」她不解的低吟,那手卻是停了下來,我伸手督促著她繼續套
弄「你初初行人事還不適應,肉穴頭一回讓人插進,肉壁裏還緊緊的夾著夫君的
肉棒,你身子定是還想著夫君,方才覺得這肉棒還在身子裏」

  「嗯,想來該是如此,」她釋然的回道,低頭看了那陽物「爲夫倒不介意這
日日夜夜的將肉棒插入,娘子可介意?」我輕咬著她的耳朵笑聲說著「日。日。。
夜夜。。那不把人疼死了,那日圓房後春兒問我,可是姑爺欺負人了」見她眼裏
帶了些笑意「春兒?」想是那陪嫁的丫環,心想著「春兒聽到咱房裏的聲音,又
不敢瞧看什麽事,以爲是姑爺在圓房時打人了」

  「哈哈哈哈哈」

  「難怪,這丫環今早我還以爲她粗手粗腳做事不麻利,你改日便同她說,咱
夜裏是在恩恩愛愛,可不是打人」

  「夫君。。」見她羞的推了推我「你瞧,這硬物還在直挺挺的,是不是讓爲
夫的插入你那嫩穴裏,好讓你白天夜裏都想著」

  說著就扯下那被我拉開的亵褲落在她腳上,捧起她的臀,做勢扺著那尚且濕
潤的穴口「夫君,這還是在轎裏,咱晚上再行此事吧」

  「嗯?」我按壓那熱燙讓淫水流到肉頭上,朝那扺在穴口一推,這肉頭便滑
了進去「嗯。。」她悶哼了聲,將她身子往前一傾,這肉棒整根的滑入「阿~~~」
她嬌喊出聲,想是瞬間的滑入刺激了她「這下可真真實實放進你身子裏了」我輕
聲在她耳伴邊說給她聽我往前緩著速度一頂~一頂~一頂~~頂的,耳朵裏則聽
她悶著聲「嗯~」「嗯~~嗯~」「嗯~~」

  一邊頂著她的穴兒,一心裏卻是心疼著娘子起來了,圓房那日大夥灌了無數
酒,讓我壯了膽子去幹那事兒,就怕我不成事,喝了酒正要進房見我娘子,爹把
我叫進了書房切切的交待我「兒阿,今兒這圓房便是破你新婚妻子的身,那新娘
子是要落紅的」

  「你這從小就大」爹指著我那東西說道「你妻子又未經人事,且記得拉開了
她的腿呈那八字樣,將這手指往裏去,直直的往裏去,接著抽她的穴口」父親伸
了根指頭說著「等那淫水被你抽的流出時,將這陽物直挺挺的對準那洞口,將你
妻子壓于身子下,一個用力的刺,往裏刺到底」

  「馮管她的疼,只管往裏插去,狠是出勁也無彷」見父親說的激動,指頭更
是往前一戳!

  「想你母親破身那時,爲父的就是如此。。。」

  「待那落紅之後,再好好按撫,男子的熊風便是已讓她領教了一番,兒可知
道?」

  「。。。」見我不語「要是怕你妻子疼,你這晚圓房可是不成了,你好生想
著」說著就推我離開書房

  等我進了新房看見坐在塌前的娘子,想這女子可真甜美,媒人來說媒時她才
年芳十六,成親時已是十七,長的姣好的身材,這臉瓜子秀氣可人,與她喝交杯
酒時,淡淡回我一笑,待我脫去她的嫁衣時,那玉肩秀白帶著骨感,一對如雪般
的玉乳刹是令人驚豔,等我拉開她的二腿玉腿,依著父親說教,往裏摸去,我的
硬挺早已是不可耐了,偏看著她那淫水流出,又不敢蠻幹,真是怕傷了這的甜人
兒,要是對我呼痛呼疼,往後不依我了可怎麽辦,哪知丈母娘早已教導娘子這男
女之事,看了那圖畫,亦是大起膽著,挺起腰桿對那穴刺去,真可是磨人阿~~
沒想到這未破身的女子是這樣的緊,要不是父親早先說只管往裏插去,狠是出勁
也無彷,怕今日尚未完房。。。。

  「嗯~嗯~嗯」思緒回到眼前的娘子,看她晃動著身子,配合著我的頂勢
「~嗯~~」手更是緊緊的抓著我扶在她臀上的手臂,一付好似怕被自己給頂出
轎了我溫聲的問著「身子疼嗎?」一把攬腰抱她往我身子靠「嗯~~不~~」聽
她這麽說,出了點勁將熱燙埋的更深,她忽是直挺了腰身我是直挺挺的一頂那深
處的花心,然後問道「喜歡嗎?」

  她又是一個挺直腰身不依的回頭說著「夫君今兒的陽物可是不欺負人,只管
讓人舒服,現在可又欺負起人了」

  「呵,這頂著你不舒坦了?」又是一個出力往上頂「嗯。。。」娘子羞羞低
著頭「不頂個深,怎麽把娃娃放進你身子裏去,咱怎做爹娘,哈哈哈」說完,我
便抱著她轉身,讓她彎著腰靠在椅墊上「試著享受它帶給你的快感~~」直挺挺
的插入,一陣猛力的抽插「阿~~阿~~~」像是那狗兒幹那事般,牢牢的定在
她身上「阿~阿~~阿~~~」

  「嗯~~夫~君~~慢~~點~~阿~」

  「嗯嗯~~阿~~~」

  「阿~阿~~阿~~~」她又是一陣筋脔,那兩腿兒已是站立不住,我見勢
一用力頂入她的穴兒,將那陽精噴進深處,抱起她坐在身上,只見娘子已是再無
力反抗,軟軟的倒在我身上,抱著彼此喘著氣

  原來轎子早已停下許久,我在那轎裏胡幹娘子時,這轎子倒是不晃不動的,
早已是精氣沖腦的我根本沒有發現,更無人敢擾我們這對新婚的夫婦,許是聽見
裏頭沒聲了,外頭的人才敢呼聲傳來「小。。小姐跟姑爺回門了,快去禀到老爺
跟太太!」

  娘子已是昏睡在我懷裏了,聽到從小看她長大的老管家的聲音,羞紅了臉擡
起頭來,竟是白了我一眼,好生責怪我,我笑笑著親吻她的額頭「是娘子太誘人,
非爲夫的錯阿~~~~哈哈哈」

极品乱码波多在线播放